《天龙八部》阿紫抱着萧峰跳下悬崖时,谁能读

《天龙八部》阿紫抱着萧峰跳下悬崖时,谁能读

时间:2020-03-21 11:14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金庸 先生的武侠剧《天龙八部》承载了太多人美好的童年回忆,而《天龙八部》中谁的结局最悲惨,一直是众说纷纭。

有人说是乔峰,他从小身世不明,后来又因为被证实是契丹人成为整个武林敌人,从 “丐帮帮主” 变成了人们口中的 “契丹狗” ,最后为保大宋百姓免遭生灵涂炭,乔峰用自杀换得辽国十年不犯。

有人说是虚竹,尽管他的人生像是开了挂,从寂寂无名到逍遥派掌门,又是西夏驸马,但是从小是孤儿的他刚找到父母,却看到父母在眼前死去再次成了孤儿。

还有人说是慕容复,一直胸怀复国大志,最后落得个疯疯癫癫,成了一个乞丐。

实际上《天龙八部》中最惨之人非游坦之莫属,而从某种程度上说,他是这部剧的主角。

有很多人要问:游坦之难道不是个小配角吗?为何说他是主角?他到地在剧中是一个怎样的存在?咱们一一道来。

说到游坦之,首先要从他的身世说起。

游坦之本是聚贤庄 “游氏双雄” 之子, “游氏双雄” 受蛊惑和乔峰结怨,乔峰不慎打碎了二人武器,“游氏双雄”屈辱自尽,此后游坦之立下誓言要找萧峰报仇。

不料造化弄人,游坦之在偷袭萧峰抓后,乔峰没有杀他,而游坦之也是在此时认识了一生所爱——阿紫,游坦之对阿紫一见钟情,怦然心动。

游坦之走上单恋之路,痛苦并快乐着。

阿紫看到游坦之呆呆愣愣,正好身边也缺少一个“玩物”,就再次捉了他,此时阿紫喊游坦之”傻瓜”,游坦之竟然高兴半天,还用嘴亲了阿紫的脚,也是十分的奇葩。

随后,阿紫在他身上做了不少变态游戏,最后把烧红的铁盔戴在了游坦之的头上,游坦之不仅不生气,还说 “只要阿紫姑娘高兴就好”。

再后来阿紫练化功大法,用香炉引来蜈蚣,冰蚕等毒物,需要人血做引子时就把游坦之的手指强行塞进香炉被咬,而游坦之也是没有拒绝。

只是对阿紫说一句 “在我死后,希望阿紫姑娘能记得我的名字不是铁丑,我叫游坦之。” 而幸亏游坦之中毒后,偶然得到了《易筋经》用其中的招式解毒,救了自己一命。

看到这里,很多人会认为,金庸刻画的游坦之这个人物太假了,其实不然。

事实上,我们身边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,当一个人为爱奋不顾身的时候,他的做法往往让旁观者难以捉摸,在现代我们对这种现象往往用一个词来概括——舔狗。这个词显然不好听,而且蕴含贬义,但是很多“舔狗”恰恰在现实中是那些老实人,善良的人,因为不懂的求爱的方法,只能不顾一切的讨好喜欢的人,而最终这些老实人的结局都不美好,最多沦为“备胎”。

而游坦之到底算不算阿紫的“备胎”呢?

当阿紫的眼睛被丁春秋毒瞎之后,再次被游坦之所救,而游坦之因为对自己的容貌自卑,换了另外一个身份来照顾阿紫,称自己名叫“庄聚贤”,此时萧峰远在大辽,阿紫的衣食住行只能依靠庄聚贤,瞎了眼的阿紫喊游坦之“庄大哥”,

从“铁丑”到“庄大哥”这让游坦之有种说不出的欢喜,加上自己成了阿紫的依靠,游坦之甚至想过利用“庄聚贤”的身份就这样照顾阿紫一辈子,然而他太天真了。

当阿紫找到姐夫萧峰之后,立马就投入了萧峰的怀抱。

他恍然发现,自己无论是庄聚贤,还是“铁丑”游坦之,在阿紫的眼中都不值一文,甚至连备胎都算不上。

当游坦之从虚竹口中得知只有用活人的眼睛才能使阿紫复明,又不许伤及无辜之后,游坦之竟然把自己的眼睛挖了下来,让虚竹给阿紫换上

其实此时的游坦之心里是十分矛盾的,因为阿紫复明后,游坦之的身份就会暴露,他此时也知道无论自己怎样做,阿紫都不会爱上自己。

阿紫复明后,看到了庄聚贤就是游坦之,大为失望,萧峰让阿紫感谢恩人,阿紫不仅不感激反而说“我有没有逼着你把眼睛给我!”,即便如此,游坦之依然没有心灰意冷,仍然抱有希望“只要你不赶我走,我就知足了。”

然而,游坦之为阿紫做了这么多,都敌不过乔峰的一句话在阿紫心中的分量,萧峰说让阿紫记住亏欠游坦之的情分,最后萧峰在断崖自杀,阿紫决定随姐夫而去之前,毅然把眼睛挖了出来,扔给了自己身后的游坦之。

只一句“我姐夫说我欠你一个情分,现在我不欠你的了。”

阿紫说罢,抱着萧峰的尸体跳崖。

而此时游坦之痛苦的撕心裂肺,爬向悬崖边也随阿紫跳崖。

有人说游坦之真的太傻了,因为阿紫抱着的是萧峰,而游坦之的死算做什么,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,但是对他自己来说可能算是一种解脱吧。

游坦之对阿紫爱的疯狂,爱的入魔。

“只要让你高兴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”

但是,有句话说得好“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”,同样也无法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,游坦之为阿紫中过剧毒,毁了容貌,瞎了双眼,甚至付出生命,到头来仅仅只是感动了自己而已,事实证明:靠乞求换不来真爱,游坦之的经历实在是悲哀,而实际上阿紫虽对游坦之绝情,却对萧峰同样是一种卑微的爱,正应了一句: 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。

若我们深陷情网为情多困时,又有人多少人能不去做那扑火的飞蛾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