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战粉丝事件法律解读:太疯狂的爱就是伤害

肖战粉丝事件法律解读:太疯狂的爱就是伤害

时间:2020-03-23 08:5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作者:王丽莎 指导:李振武

人类似乎都有集体充当审判者的潜在爱好,一开始是肖战粉集体审判黄文,然后是同人爱好者集体审判肖战粉丝,并把怒气发在肖战身上。

反正当键盘侠成本最低。

从2月24日开始,从一篇小众范围内的明星同人CP文开始,一场 “战争”迅速蔓延席卷整个同人圈、耽美圈、饭圈、微博……直到3月1日工作室发声明,3月2日王思聪点赞相关文章……事件愈演愈烈,连一些平时不关注娱乐圈的人都在问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引发这一切的,还要从这篇被肖战唯粉举报的同人CP文说起(小说使用的是艺人真实姓名进行创作),小说《下坠》的大概内容是:

肖战是一个有性别认知障碍的男性,高中时期发现自己喜欢男人,但告白受辱且被全校通报,被人说他“心理变态”,导致他对自己的性别产生质疑,从此开始女化自己,认为“男人是不可以喜欢男人的, 只有去做变性手术才能喜欢男人”,而且沦落成一位风尘女子。

(文中的肖战)

图片来源:@一个执白

而王一博是一个比他小6岁的高中生(现实中肖战也比王一博长6岁),文章中王一博的年龄是16岁,他一开始以为肖战是女性,后来无意中看到身份证才发现她是男人,但依然爱上了他, 并且认为男人是可以喜欢男人的。 文中有不少细腻的感情及性爱场面描写,并且除了他们以外,还塑造了其他许多鲜活的人物形象。 因此也有一些人认为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文学价值。

网站说明:

Lofter:国内最大的同人创作社区app

AO3:Archive of our own,一家为同人创作提供服务的国外网站。作者在AO3中按照网站要求标注了阅读警告:underage(未成年)。

肖战的唯粉认为,这篇文章直接使用肖战和王一博的姓名进行创作,文中的人物外形等细节特征也符合现实中的二人 (比如身高一米八几,肖战唇下小痣,王一博初中时候患过心肌炎等等) ,把肖战写成风尘女,会导致肖战形象的“女化”、“贬低”。而且王一博在文章中被塑造成未成年人, 他们认为这篇文章涉嫌未成年人色情,会对未成年人起到负面引诱作用,造成不良影响。

最开始的举报,其实是肖战唯粉和CP粉之间的内斗: 鉴于这篇同人文的作者在微博上发布链接后,肖战王一博的CP粉们迅速传播,阅读量和影响力急剧加大,所以 肖战唯粉们开始组织举报这篇文章的创作者和转发传播者,并且强调他们只针对发布到主流平台的这些人和文章进行举报,并不是举报AO3、Lofter平台本身。

但是, 随着Lofter上大量文章被封锁,以及AO3网站无法访问,有大量的路人加入了这场原本是肖战粉丝内部的斗争。

Lofter、AO3的平台用户们都认为这一切是肖战唯粉们的举报所导致的。他们认为,文章的作者已经在发布时备注了 “Underage”的标签(未成年人性爱描写),已经尽到了提示义务。 至于文章是否涉嫌色情,是否违反国家法律法规,应当由平台自由裁量和审核,其他人不得滥用举报权。

(文章作者“迪迪出逃记”在Lofter自行将《下坠》连载系列封锁,作者本人改名躲风头。大量在Lofter发表作品的太太们也都纷纷自锁作品。)

因此,认为自己“口粮被断”的AO3、Lofter平台爱好者们开始和肖战唯粉们开战, 他们迅速攻陷豆瓣评分区,给《陈情令》、《庆余年》等但凡有肖战参演的作品刷低分, 很多人的留言是“一星,单纯上升正主(意思是纯粹因为粉丝行为导致其给正主打低分)”,一度逼得张若昀本人不得不亲自到豆瓣上给《庆余年》打5星,尽量减少影响。

他们同时开始瞄准肖战的各类代言进行攻击,到各个品牌的官微下面留言表示将会抵制购买该产品。

3月1日当晚21点08分,肖战工作室发布声明,对近日来肖战粉丝占用社会公共资源所造成的影响道歉。

但是抵制者们不接受道歉,认为该道歉不能换来AO3平台的正常访问,不能换来太太们的正常创作。 他们还在继续发动大家抵制肖战代言的所有品牌,包括雅诗兰黛等等。

据说,原定于3月1日0点官宣肖战代言的蒙牛真果粒, 也并没有如期上架宣传海报, 不知道此次抵制活动是否已经影响到肖战代言合约的履行。

总而言之,这场战争的逻辑图如下:

2020.02.24 《下坠》作者在微博发布AO3和Lofter链接,引发大量肖战王一博的CP粉、同人爱好者阅读转发。

2020.02.26 几个肖战唯粉在粉丝圈带头发起举报行动,指出《下坠》一文涉嫌未成年人性行为,且贬低、女化肖战,侵犯姓名权、名誉权,并称此次举报只针对作者和文章,不针对平台。CP粉和唯粉开战。

2020.02.27 Lofter平台大量文章被锁,大量路人、平台爱好者们开始加入和肖战唯粉的战斗,攻陷豆瓣评分区,肖战的Lofter广场被屠版。

2020.02.28 肖战代言的各大品牌官微下方开始出现抵制留言。

2020.02.29 OTWComms发布微博,称AO3网站无法访问,系当地供应商将网络与海外网络断开,并表示无法解决问题。肖战粉丝称他们并没有举报该网站,是访问量过大自动被墙。但路人认为是举报导致被墙。

2020.03.01 肖战工作室发布声明 ,为粉丝占用公共资源而道歉。

粉丝行为,偶像该不该买单?

粉丝的行为,是否可以上升为“正主”,偶像是否应该为粉丝行为买单?

从法律逻辑上来看,粉丝和偶像是两个独立的民事法律主体,各自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, 但也要区分以下两种情况:

1、得到委托授权的代理行为。

如果粉丝的行为,得到了偶像经纪公司团队的委托授权,那么粉丝相当于就是其“代理人”,代理行为的后果由本人承担。那么粉丝行为,由偶像团队买单就没有问题。

在经纪行业里,很多经纪公司的艺人团队其实都是跟偶像的粉头、站姐、后援会会长等有着或明或暗的关系,很多情况下的公关也的确会先通过粉丝控评等方式达到目的,不少执行经纪人直接或间接与粉头们保持着联系,这在行业内是公开的秘密。 在此情况下,虽然委托代理行为可能缺乏法律上有效的直接证据,但在舆论场上会被人诟病纵容粉丝行为。 这也是目前为什么吃瓜群众会将粉丝行为上升为偶像买单的原因。

2、没有得到委托授权的自发行为。

如果粉丝的行为是完全自发的,那么粉丝的行为就与偶像及其公司无关,粉丝的行为后果应当由其自己承担。 但如前所述,如果偶像所在的经纪公司团队长期纵容粉丝从事某种行为,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不置可否,不表明态度,也会被标榜上“失声”的标签。

偶像经纪公司是否有必要管理和引导粉丝?

开撕中,有人扒出了@巴南区小兔赞比 是一名初中生,与其低龄不相称的组织行为及其较大的饭圈影响力,让人不得不对如今饭圈的主力军们进行深入思考。

中学生已经成为粉丝中的主要组成部分,未成年人本身就不具备成熟的思维能力和行动能力,且非常容易被洗脑和煽动,“大粉”这种一呼百应的江湖地位也容易让人冲动和不理智,如何对这部分粉丝进行管理和引导?

或者说,经纪公司需要对粉丝进行管理吗?如果堂而皇之的进行管理,是不是就意味着粉丝行为从法律上也变成了需要偶像为其买单了?显然这不是经纪公司愿意大张旗鼓去做的。

如今在肖战工作室和肖战全球后援会的官微下方留言中,大部分留言都是强烈要求整改重组后援会,清理造成本次不良影响的毒瘤大粉。还有人留言要求肖战工作室接管后援会,但马上有人反对,表示没有艺人开过这样的先河,后援会都是粉丝自发组织,工作室不可能管理。

确实,要对粉丝这样庞大的群体进行管理,在实操上具备较大难度。 毕竟,网络ID的虚拟化以及灵活程度,导致无法锁定行为人,也就导致工作室不可能通过契约(合同、协议)来约束所谓的大粉、后援会,即使今天锁定了几个大粉、或者后援会组织者,明天有新的人跳出来煽动舆论,又能耐他如何?

有人说, 明星的经纪团队都会时刻关注微博超话,对于本次大粉发起的举报行动,应该早就关注到了,但却未采取行动制止,应该负有责任。 可是换位思考一下,这其中也很微妙,毕竟单纯就举报黄文这个行为来看,是合法的。如果工作室私信给大粉,工作室又要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来表态才合适呢?这样私下聊天的信息只要被大粉曝出来,立马就会成为新的攻击点——比如“明星团队居然劝阻粉丝的合法举报”等等。

因此,采用怎样合法有效的方式来引导和管理粉丝的舆论,也是非常有难度、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经纪公司/工作室是否需要回应?

对于肖战工作室3月1日的道歉声明,很多人不买账,认为只是就“占用公共资源”道歉,避重就轻,但是,站在工作室的立场,对于粉丝的自发行为,他们能道歉的也只能是“占用公共资源”。 这个道歉回应也是工作室的自发行为,并没有法律上的义务。

但从公关角度来看,这封声明发表的时机和内容的确值得思考。 危机公关的灵魂三拷问是发不发、怎么发和发什么,而往往发不发占据了重要地位。

就当时工作室发表声明的时机来看,事件还未出圈,且“肖战”热搜当时点击进去粉丝已经控评,需要翻到比较后面才能看到本次危机事件。可声明一发,立马到达热搜第一位,无形中引发了很多路人搜索,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散发好奇心,阅读、转发、评论,深挖,导致事件进一步扩撒。

而从发声明的主体来看,工作室发声不可谓错误,但我认为在直接跟偶像个人相关的事态中,如何让偶像用自己的语言发布公关文章,如何从偶像自身属性出发巧妙的回应,甚至引导,可能会让这场危机的回应显得更为诚恳,也最容易让事态得到平息。

因为任何一场危机的处理,观众其实需要看到的不是对这件事的处理,而是偶像的态度,而是偶像跟粉丝和观众中情感的共鸣点,找到这个共情点,才能最大程序化解危机。

转危为安还是转危为机的选择上,显然,肖战工作室选择了转危为安。 无谓对错,但后来事态的愈演愈烈很难说跟这篇声明无关。

创作同人小说,是否侵犯明星权利?

使用明星真实姓名及个人特征创作同人文可能涉嫌侵权,但维权的主体应当是明星本人,而不是粉丝。这也就是为何肖战的粉丝采取的是“举报涉黄”的方式,而非投诉侵权。其实利用明星的真实姓名创作同人小说,在同人圈已经是司空见惯的行为,也没有明星会真的去计较,去起诉侵权。

第一,毕竟人红才会被写,而且这些平台的读者们本来需要的就是幻想,如果用张三李四来写文章显然就达不到效果。这也是为什么平台无法访问后,抵制者们纷纷表示“被害得断粮”。

第二,虽然明知道写的是明星,但大家都知道是虚拟小说,并不会真的认为这就是明星本人的真实事迹,所以明星也不会去计较。

从《下坠》文来看,名字和人物特征跟肖战的确可谓符合,但也有网友说,其实王一博更应该维权,因为在这篇文章中,王一博被塑造成一个未成年人以及各种性爱描写。 但正如上述分析,法律的胜负在舆论场的争论中有时候显得不那么重要。

粉丝“好心帮倒忙”致明星利益受损,明星如何维权?

如果肖战的商业代言因此遭受损失,他也只能根据与品牌方的合约条款来维护自身权利,而不能追究网络上的“抵制者们”。因为抵制者们只是在品牌官微下方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“不购买肖战代言的产品”,并没有作出任何侵犯其权利的行为。

而另外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, 肖战如果真的因此被品牌方解除合同,或有意向的合作品牌因此不再签约,是否意味着肖战可以向粉丝维权?

所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,太疯狂的爱也可能演变成伤害。结果当然是肖战不可能向粉丝维权, 但这种所谓的“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”的剧本,每上演一次,偶像就牺牲一次声誉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

艺人劣迹条款之外,品牌方合同有何启示?

品牌方在选择明星代言时,往往也会承受一定的风险,如果明星在代言期间涉嫌“黄赌毒”,甚至犯罪行为,将会使品牌形象大大受损,甚至很可能影响市场销量。因此品牌方一定会对明星代言期间的行为进行合同约束,保证合同的正常履行。但这次事件,是由粉丝造成的,明星本人没有任何负面报道、不良言行,纯粹由于粉丝的行为导致其他人迁怒抵制品牌, 从严格意义上的法律逻辑来看,品牌方没有理由和证据追究明星本人的责任。

那么,今后的品牌方在与明星团队签订代言合同时, 是否要把“防止粉丝过激行为影响品牌写进合同条款”? 如果写进条款,该条款又将如何保证履行?

我认为这个条款很难在双方之间达成协议,要知道品牌方之所以选择明星,看中的就是明星背后的粉丝群体购买力。而如今这部分预期中的粉丝群体并没有改变,购买力也依然还在,只是这部分粉丝导致了其他路人的购买力下降。 也就是说,这是属于粉丝收益背后所潜在的风险。 既然选择了这份收益,就要承受其背后的风险。

只是,在此次事件过后, 或许今后的品牌方在考察选择代言人时,不仅会考虑其强大的粉丝号召力,还会考察其粉丝团体的素质言行。 动不动就在微博上互相撕架的粉丝,或许会让金主爸爸们有所顾虑。毕竟,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官微下面出现大量的抵制信息。

不过,这样的抵制性言论更多是一时的情绪宣泄和威胁,在一项真正的好产品面前,仅仅因为一个明星代言就不去使用的人毕竟是少数,而如果是一项不好的产品,即使顶流明星代言,能够坚持不断复购的人又会有多少呢?因此,专注于产品质量的品牌方,也不用过于担心粉丝的负面影响,专心做好自己即可。

本文系“星娱乐法实习作者计划”首发文章

经星娱乐法授权转载